梨不切lyreach

只是相逢恨晚。




我是🍐

很高兴认识你!


封面感谢@走马观川

我好了我没了我爽了太美了撒花撒花

正好破整fo,那来抽一个旁友一起听广播剧
*红心蓝手+关注我
*全文订阅碎玉投珠
*关注爱简传媒总经理微博

LNU的雪景好美!!
头被冻掉!买了个帽子!!!怀念那个搞得骚里骚气的我!
(室内供暖不足(可恶))大家注意保暖!学习顺利!

一个不是很长的长评/

@碧海问舟

“笔墨惊鸿”这是从我心底想送给碧海老师的一个词语。


第一次认识微的时候,在三月份,影帝审核。

后来逐渐认识熟悉,才发现这个文笔绝美的老师是一个比我小三岁的女孩。


真的好喜欢微的文笔,真的很温柔,想象力太强了。从一处景色,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都能感受到笔下人物淋漓尽致的爱意。

微是一个典型的“木吹”,写的某某同人真的好棒,我好喜欢(每天都在勾引我入坑)

那句“他摁掉手机,四周一片寂静,温柔的月光替他再次轻吻过江添的唇角。”我拍手叫好!

还有一律那篇,真的写的漂亮。


我语无伦次…说到这里


你有更大梦想,有更远的未来,文笔、成绩会越来越好,一定能达到你的目标!数学一定不在话下!


我一直都在。


【卡比丘12h|23:00】Bel-ami

啊啊啊啊漂亮朋友为什么那么短为什么粮那么少我快死了

 

自割腿肉

 ————————————————————————




“ ——我知道只需一瞥,仅仅一瞥,我的心已为他所有。”




        沈宜游从前觉得,李殊对他而言像低温糖水。

 
         所有的糖都沉在碗底,可凉水无法将它融化,第一口喝下去的液体糖份密度明显不够,甚至过于涩嘴。

         但是沈宜游是一个贪婪的过分嗜甜患者。

 
        他愿意去细细品尝涩嘴的微甜,坚持到……最后一口。



         那个争吵的下午,吵闹到头昏的夜晚,只有露台上的李殊是他的第一颗糖。

        他的烦躁逐渐被安抚,仿佛嗅到了朱砂磁石。暖箱的火好像大了一点,他和李殊对视:

       “我叫沈宜游。”






        李殊第一次看见沈宜游的时候,沈宜游好像刚从什么酒会里出来。身上穿着薄薄的衬衫,与室外寒冷的温度格格不入,但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还是什么原因,脸颊漫出粉粉的红晕。

         让李殊第一次无法控制自己,情不自禁地想用自己的手指去触碰柔软的侧脸。

 

         还好从小的教养让他恢复了理智,但目光却怎么也不开。

         像绅士在路边捡到了最爱的珍宝,进退两难。


         在自以为隐蔽地偷看被抓包之后,最后只能堪堪开口:

        “你穿得这么少,不会冷吗。”

 

 

 

        感谢霓虹灯被点亮,给无聊寂寞的黑夜装饰了色彩。

 

 

 


 

“——感官的结合不过是心灵结合的印记。”



       沈宜游还记得第一次接吻。

       他转过头来,突然和李殊距离拉进。



       沈宜游觉得李殊漂亮的过分,比他以前见过的任何人都要漂亮。

        下颌线硬朗,鼻梁高耸,黑框眼镜下的眼睛深邃迷人。他心想,只要李殊愿意,用这双眼睛认真地望向一个人,没有人会不心动。


       实验证明,三厘米以下的距离内人的荷尔蒙值达到顶峰,会间接产生出爱情这种美妙的东西。

       沈宜游也不例外,是受了距离感的蛊惑,闭着眼睛吻了上去。

       





        李殊总会想起那第一个吻。

 
        月光是银白色的,闪闪发光,好像做了层轻薄透明的棉絮,披在沈宜游身上。

        就是风的错,李殊清楚记得,他的心跳被游轮上的风吹得每分钟竟高达120次。

        他不自主地向前靠近。眼前人转过头来,他能感受到对方的鼻息。

     

         李殊没有看过比沈宜游漂亮的人了。嘴唇红润柔软,睫毛上下扇动向谁心底扇来了一阵暖风;眼睛湿漉漉的,有点像他小时候养过的那只小鹿。

         一瞬间的错觉,以为是那只小鹿跨过他无聊有序的人生,闯进他心房里了。

        而在下一秒他被吻住了。
      
        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是他想要的。





         巨大的忍冬上出带有甜味的醉人的气息,使人觉得在这明净温暖的夜空里,好像有一个芳香的灵魂在飘荡着。

      










“——人的一生不像想象的那么好,但也不像想象的那么坏。”

 
      李殊和沈宜游互相爱着,以自己的方式。

      李殊慢慢学会爱,沈宜游慢慢得到爱。

      他们能有一个漂亮的未来。




————————————————————————

引号里面引用自莫泊桑《漂亮朋友》

     

【1101林静恒生贺24h|12:00】夜色多温柔(R)

*又名《将军的平凡一天》
将军生日快乐!

本来想写将军过生日的,码了三百字突然觉得自己根本没有笔芯的脑洞,估计不能给将军过最好的生日所以就此作罢嘤嘤嘤……就来了个小甜饼。

来首Bgm:《第一号圆舞曲》

————————————————————



     

       “那为什么不全部毁灭他们?”男孩儿老老实实地躺下盖好被子,伸出一只手去扯父亲的衣角,想听睡前故事最后的结尾。

         而隔壁床的女孩子却早被另一个父亲“狼吃完三只小羊之后打了个饱嗝”的故事哄得睡得香甜。



        林静恒扣上睡衣的第一颗扣子,俯下身去给林然盖好毛毯,轻声在他耳边说道:“在一连串的狂妄、犯罪与不幸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为数不多的美德。那些美好的时刻,犹如散布在荒野沙漠上的绿洲孤岛一般。”


         “那……”林然还要起身,被从门口窜出来的陆必行一把按住。

       “晚安,亲亲小孩睡觉时间到!”床头灯瞬间熄灭,陆必行揽过林静恒的腰快速退出门外。

        




          第八星系的夜晚,宁静而又美好。

         好像一切已经从多年前那些灾难中逐渐恢复了过来。人们不断重建于自己的那种信仰,他们相信在其自己的时代所做的是对过去的伟大性和必要性的当下赞颂,以及对每一个永远都要更光明的未来的自信。



         琴叶榕在柔和的灯光下打出一片小小的阴影。




         林静恒靠在床头,翻阅着最新一期的星际日报。

         某个惨遭忽略的工程师在第三次扑腾手脚吸引将军注意力的方法失败后,清了清嗓子:”你知道吗?我刚刚一个人躺在那个虚无的黑洞里……“

        林静恒把拿起床头的品脱杯喝了一口水,期间抽空看了陆必行一眼。

        陆必行偷偷地笑,心里给自己打气:“不愧是你,001,加油。”

    

         事情追溯到三天前的夜晚,在陆必行教会陆果在床上吃饼干并被抓到三次以后,林静恒气得夹着枕头被子就去了书房。陆校长好不容易今晚借着哄孩子的由头把将军骗回了房间,结果连一句也没说上。




        “啊!虚无的黑洞……”陆必行继续悄悄地往林静恒那边挪了挪。

        林静恒快被挤到床下,忍无可忍地把杯子放回床头柜上:“……说人话。”

        “刚才房间好黑……”陆必行趁机隔着被子抱住了林静恒的一只腿。



        “陆校长,我曾在刚刚三次向您提议开一盏灯,您拒绝了我,还让我关掉书房……”无处不在的电子管家湛卢从门板里跑了出来。

        “湛卢!咳咳咳……你去看一下爆米花有没有睡着!”

         其实无所不能的电子管家当然知道蛇是夜行动物,但是它受过良好的教导,不能戳破陆校长笨拙的谎言,湛卢只好融回了天花板里。




        陆必行揪了揪自己的头发,撑起身子来靠在床头上,低垂着脑袋,叹了口气:“我真的错了……我知道错了。“

        林静恒双手交叉放在被子上,等着犯人进行下一步自我检讨。

        “我不该在床上吃东西……床上不是吃东西的地方,对吗?”


         林静恒本还想开口,结果双手被偷袭,颈侧也突然贴上个毛茸茸的脑袋。


       “我知道错了,态度诚恳,深刻认识到事情的严重后果。”陆必行抬起头来,手臂却在林静恒身紧紧上环了一个圈:“惹怒将军的获罪感让我回到了那最偏远星球的极夜……可我罪不至死。”

        他咽了咽口水:“所以好心的将军能给我一个特赦令吗?赏我一个吻就够了。”


         人们常说嘴唇薄的人心冷,像被遗忘千百的陨石一样坚硬。

        但陆必行不这么想,床头柔和的灯光打在林静恒身上,是他最爱的包裹了一层蜜糖的松塔。


       某陆姓星际惯犯继续得寸进尺的把手放在将军的侧脸。

       又大概是陆必行牌病毒攻击力太强,林静恒不自觉地勾了勾嘴角。





       上车🚗(被屏蔽评论链接补档)

        



       夜色多温柔。




        “我是一颗兀自环游的行星,可能只停留在宇宙的某个角落里,就算再过一百万年我的星轨也不会偏差毫厘。

         但我此刻我却透过晦暗的星空看见相隔亿万光年之外的你。我奋不顾身挣脱了太阳的引力,一头撞进了你的宇宙。”



——————————————————————

最后一段引用自lameilleurefilled。

      

      

      

      

      

卡!
开头意思“他身上形成的生命,是所有人类的光。”

楚慎Kaefig:

1101林静恒生贺24h | 终宣


What has come into being in him was life, and the life was the light of all people.

把玫瑰归还夜,行星归还恒星,无边孤独归还遥远宇宙

从光到影、再到折叠的量子与人世凡尘的悲欢,也从现在起停止喧嚣

我做不了神灵,我只是万千星河的一粒尘埃

但我已经收拾完毕,盼望天明

要去讨要亚当夏娃的秘果,制成最甜蜜的芳醇

给我的将军,过一场盛大的生日



参与人员

0:00 文  @妍殊 

0:30 文  @喃叨专用小号★ 

1:00 文  @镜子 

2:00 字  @糟粕醋 

3:00 字  @尽醉无复辞 

4:00 画  @猫腻

5:00 字  @44被自己丑哭 

6:00 文   @花朝十四 

7:00 画  @尹兮今天又咕了 

8:00 字  @想吃火锅 

9:00 画  @羌浓 

10:00 字  @渊亭山立 

11:00 画  @=3 

12:00 文  @梨不切lyreach 

13:00 字  @语痴君 

14:00 字  @龙井瞎人 

15:00 章  @快乐小孩小明鹅 

16:00 字  @Kyushu Abendrot 

17:00 画  @青灯栖乌 

18:00 字  @月光魔法師 

18:30 画  @宇宙保存可能品大阿苏 

19:00 画  @架空。 

19:30 字  @林晏- 

20:00 画  @Clavin.-只要你磕hk我们就是好朋友 

20:30 字  @佩阑阑阑阑 

21:00 画  @水阔鱼沉 

21:30 字  @阿夏夏uu 

22:00 文  @骞水 

23:00 桌宠  @楚慎Kaefig 

掉落时间:  

11:01 字  @渊渟无迹 

5:29 字 @春华复应晚


STAFF

策划|@木生  @窝窝

文案| @梨不切lyreach 

题字| @月光魔法師 

海报| @楚慎Kaefig 

【1014坏道红酒情人节24h/2:00】steal moon(R)

接久遥番外🚲

文笔差肉不香,祝食用愉快

打开链接后点击右上方三点选择用浏览器打开
or搜索web衔花渡劫
https://m.weibo.cn/5991546631/4427103003019289

———————————————————
好像那句“关进你家”和默读有点点像…抱歉抱歉…才反应过来

【awm国庆24h/13:00】操!!!祁狗好几次来炀神直播都这样!!

想尝试写电竞好久了……但是憋不出来正剧……


哈哈哈哈祁醉真的好骚于炀真的好搞


ooc见谅

—————————————————————————————


         下午一点,HOG俱乐部三楼一队训练室内。


 

         其他队员跟着卜那那出去吃火锅了,于炀这个月的直播任务还没有完成,只好留在训练室里直播。

        再说祁醉不在,他哪也不想去………

 


        他又想起了,祁醉昨天晚上,压在他身上,叼着他的耳垂对他说:“乖点,明天晚上等我回来。”

 


        想着想着,潮红又爬上于炀的脖颈。

        得嘞,于队长又把自己整害臊了。


 


        他调整一下自己的耳机,开了直播间。

 


【靠!!!!!终于等到你!!!Youth终于开直播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Youth快开摄像头让麻麻看看你!!】


【Youth今天玩哪服!带水友嘛!】


【姐妹快来!!!Youth开直播了!!!】

 


        于炀直播了这么多次,全国世界大大小小比赛打了无数场,面对弹幕狂轰乱炸的爱意还是会有点不好意思。

       他不自在地咳了两声:“今天就不开摄像头,只播游戏。”

 


【是不是Drunk不在Youth有点失落啊!!!!】


【前面的姐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起Drunk这个奖把我笑死了!!】

 

 


         经国内最大的游戏直播平台评定,一致通过授予祁醉“终生成就奖”称号的决议。        


         因为这个奖,祁醉没有被其他提名选手嫉妒,反倒被敲锣打鼓感谢快一个月了。


         谁二十多岁就愿意领这奖啊!


          但是,命运多舛,自认为风华正茂年轻无极限的祁醉大清早出发去市中心,就是去接这操蛋的奖的。


 

      


         主持人大概是个新手,没看见祁醉嘴角僵硬的笑容,依旧乐呵呵的恭喜:”有请Drunk发表一下获奖感言!“


       大家都等着看他笑话,可祁醉是谁?


        他接过话筒,清了清嗓子,严肃地开始发言:“我觉得这个奖应该颁给花落。“说着还伸出了大拇指。


         “哈哈哈花落受到祁神的夸奖应该很高兴吧!!两人关系这么好真的是很不错呢!”


          台下正准备拿手机录像以便于嘲笑祁醉一年的花落:……

 


 


 

          于炀伸出手揉揉鼻子:”没有失落……不是这个原因……“


【好的好的知道了嗯嗯嗯嗯嗯不是因为Drunk】


【没有没有没有大家都知道嗯嗯嗯嗯】


【大家快趁Drunk不在快点跟Youth聊天!!老畜牲回来了就不能聊了!!】

 


         于炀正打算把弹幕关掉专心开游戏的时候,突然有一只手从背后伸过来挑起他的下巴。

 

           “什么叫我趁着我不在就能和我家小队长聊天了?老畜牲叫谁呢?”

 

 


          身后的人还带着外面深秋的寒气,黑色大衣毛糙的袖口蹭着于炀的脸,但是他却前所未有的感觉到柔软和温暖。

 


【Drunk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前面的快跑!!】


【哈哈哈哈哈为什么要把终生成就奖给花落啊?】


 


 

“问我为什么要把这个这个’终生成就奖‘给花落?这当然是因为……花落牛逼,没有参杂任何私人感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花落牛逼!!】


【祁神早上穿西装好帅!!!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


【前面的跟我打一架!!是我的!!】


【Youth有人跟你抢Drunk了!!你不说两句嘛!!】


          祁醉还准备再骚两句,突然发现电竞椅上的人低着头轻轻拉他的手。


       他低下头去,柔声问于炀:“怎么了?”


        于炀没有说话,脸却涨的通红。轻轻地把自己手放在祁醉的手掌上,五指紧紧收拢,让两人十指相扣。


        “再帅……也是我的。”


         他的声音小到只有他们两人能够听见,却在祁醉耳朵里无限放大,整颗心都软了下来。



【Youth怎么不说话了!!】


【祁神是不是又欺负人了!!!】


         祁醉左手反扣住于炀的手,右手去关直播:“你们炀神有点事先下播,各位回见。”



        祁醉半靠在电脑桌上,看着某个低头做鸵鸟的人,觉得自己不逗弄两下心里痒得就快爆炸了:


        “早上直播你也看了吗?”


        “看……看了……”于炀觉得自己居然在开直播到时候说那些…骚话,羞耻地快钻进地缝了。


         祁醉非不让他钻,伸手去拉于炀的外套拉链,想让他反抗的时候能抬起头来。


         结果于炀没动,还小声提醒:“这个拉链有点不好拉……要轻一点……”


        艹,这次不是心里爆炸,是下半身快爆炸了。


         祁醉被逗笑了:“小哥哥,那你抬头看看,觉得你老公帅吗,嗯?”


        于炀咬咬牙终于抬起头来。


      

       眼前的男人白衬衫配黑色领带,身着深棕色的大衣,嘴角噙着笑帅得令人睁不开眼。


        于炀点点头,耳朵脸颊红的快熟了。


       “小哥哥,给老公亲吗?”


        于炀还是点点头,伸手去拉祁醉的大衣:“那你低头……我亲不到……”




【操!!!祁狗好几次来炀神直播都这样!!】


【草前面真相了!!】


【我开始脑补了……】


【靠!!!!!!!】



窗外,秋风送爽,秋高气爽,一切都很美好,


窗内,祁醉仍然没有做人。


他来了他来了!他骑着二八过来了!

雀酒Finch:

【12.31默读跨年24h初宣】

“扫一扫海报的二维码,即可获得闻舟渡我演唱会门票哦——”

他来了,他来了,他骑着二八过来了!
他来了,他来了,他开着豪车进来了!

以心默读,用情作舟,渡你追寻那朵向阳之花。
这次,他们不再追着光用力奔跑,咬紧牙关探求终点的真相;
这次,他们选择成为最闪耀的光,站上舞台挥洒炙热的爱意。

今年最值得期待的压轴大戏——默读跨年演唱会火热来袭!
24小时无间断激情表演,360度无死角魅力展示,为你带来一场酣畅淋漓的狂欢盛宴!
你还在等什么?犹豫就是败北,前排就会白给!
快紧跟步伐,放声尖叫,释放你体内的洪荒之力!
2019年12月31日!舟渡与你不见不散!

策划: @雀酒Finch 
文案: @海了那个鲜儿 
题字: @时生 
海报: @楚慎Kaefig 
活动tag:默读跨年24h

2019.12.31,闻舟渡我演唱会与你不见不散。